【明報】歷盡家變、欺凌、貧窮 周佩波 自勉助人中找到出路

April 13, 2016

 

【明報專訊】一個陌生的名字,一張陌生的臉,早陣子頻頻曝光。

 

本港,年輕人的輕生事故浪接浪,之後,他在網上分享了一篇文章,公開自己小時候也曾經數度輕生……這之後,他每天都很忙,忙着就相關社會問題接受媒體訪問。

 

這個忙碌原因聽來無奈,而他本人則不僅僅是無奈。「那幾天都沒有好好睡過,很心痛……輕生者的心態,旁人不易理解,所以可以做的我都一定會做。」除了明白有輕生念頭的人,他也明白基層的需要。曾居於基層社區,進升為社會上高收入成功人士的他,明明脫了貧,卻又回頭栽進基層裏,創辦為基層提供日用品選擇的社企,為街坊加油。

 

周佩波(Wayne Chau)曾經是傳訊公司老闆,強攻金融界,兩年前把心力轉向社企,專心創立一個體貼街坊的優質社企「加油香港」。只有明白才能體貼,他明白基層需要尊嚴。

 

周佩波的辦公桌面上悉心陳列和品牌合作推出的食油和牙膏等日用品。「我跟他們斟洽並不是要他們『幫忙』基層,是傾生意,他們今天向基層提供優惠價格,讓基層市民享用優質產品,將來這群客戶有可能不再是基層,卻仍然會選用同一品牌的產品,這是其他競爭對手無法搶去的忠實顧客。」一個商業的概念,同時為商家與客戶建構出光明的願景。這樣的一位商業金牌推手,小時候的腦海裏,曾經沒有未來。

 

「有父母的孤兒」常感害怕

十二歲之前,他一直在鄉間生活,媽媽不知跑到哪裏去,爸爸則在香港工作和再婚。鄉間的生活,沒有我們想像中的淳樸和與世無爭,周佩波每天要面對的,是弱肉強食的世界。

 

「廣西我們住的村子,孩子整天都在跑在動,人人都身材高大,不懂游泳的,一隻手數晒,而我是其中一個。因為要幫忙家務,同學們多半過了入學年齡才開始讀書,而我,從出生開始身體就不好,家事幫不上忙,六歲就入學,同班的同學比我大又比我壯。」在這種「瘦弱就是罪」的地方,周佩波沒有朋友,也自然成了被欺凌的弱勢社群。「他們會站在我的大腿上,把我壓痛,直至我的腿被壓至發紫。」

 

父母不在身邊,他是別人口中「有父母的孤兒」,而爸爸老早向全村人宣布會接他到香港卻一直只聞樓梯響,令他又多了一個被取笑的話柄,正如他在博文中寫道﹕「從內心深處害怕上學,也害怕回家,沒有出路。」他感覺生無可戀,不再活下去的念頭漸漸萌生。

 

「爸爸不准我哭!」

 

在窮鄉中,從高處跳下來是他想到的方法,爬樹爬山都試過,只因實在太瘦弱爬得不夠高,掉下來死不去。沮喪的人也試過跳河,某天他一跳,被泥水幾乎嗆死的半秒間想起比他小兩歲的妹妹,他找到了生存原因,決心要活下來好好照顧妹妹的哥哥知道必須要堅強,卻還是有着許多揮之不去的恐懼。

 

小時候,父親和生母鬧離婚,他目睹二人一個揮動斧頭、一個放狼狗,斧頭就在眼前橫飛而至,那刻開始,周佩波的噩夢沒停止過,他的枕頭也沒有一天是乾的。「那年爸爸終於把我和妹妹接到香港,我一心以為離開鄉下就好,誰知生活卻一點不好過。我們住在劏房裏,爸爸常常不在家,人在家裏就會和繼母吵架,也會打罵孩子,我哭,爸爸卻不准!」被迫強忍着情緒的周佩波某天頭痛,塗了藥油後有眼水流出來。「我當時很窮很窮,有時一盒六元的咖喱汁薯仔撈飯也捨不得吃,但我卻願意花三十元去買一瓶藥油,有了它,我就可以哭。」

 

別人道謝內心激動

 

為生存找到理由,為宣泄買到藉口,但路還是一樣難走。幸好鄉下什麼都沒有卻有大把書,透過閱讀就有勇毅的歷史人物和童話故事中虛構的角色相伴。而來到香港,幸運的,他還遇上願意為他開路和導航的天使。

 

在鄉下讀書成績不算差,來港後卻入讀香港當時主要收band 5學生的中學,從小被欺凌的命運繼續。「你咁大隻,你去保護周佩波!」直至一位老師下了這樣的一道命令。跟周佩波同名,身形胖胖的老師花名「波sir」,除了請同學做小保鏢,波sir還看中新來港移民學生有良好的中文和歷史根底,邀他一起寫詩。參加詩歌創作比賽屢獲殊榮,周佩波愛上了寫詩,透過創作賺取自信。

 

「當時,我還參加了少年警訊。記得初時,老師要我做聯絡人,只不過是按着名單逐一打電話給同學而已,我總是怕得要死,怕別人聽到鄉音、怕接觸人,心想電話若沒有人接聽就好了,十幾個電話打了幾小時。其中有一個同學,當我把資訊相告就要掛線,他對我說了一聲謝謝!」好激動呀,打電話的人發現,原來他也可以幫助別人,幫到人是很快樂的。往後,做義工成為他力量的來源。

 

非名校生入選「傑出學生」

 

高中階段,周佩波憑着寫詩和做義工獲獎無數,幾乎每個月都捧獎。他說很喜歡上台領獎的感覺,被人叫名字的一刻,他找到自己。「眾多獎項中,最重要的獎項是『好公民獎』,其實管它是好公民還是壞公民,最重要我已經是香港的公民。」得到身分的認同之後,他又以唯一非第一組別、非名校學生身分,入選「香港傑出學生選舉」決賽,令全校同學振奮,有人更笑言要夾錢幫光耀學校門楣的窮同學執執個look。

 

「從小到大,我都不照鏡,覺得自己很醜,某天,我洗臉時望了望鏡中的自己,咦!沒有想像中的醜喎!條眉都幾英。」自那一望,周佩波每天都照鏡,以十年後的自己向鏡中人打氣﹕「你現在面對的困難好濕碎,將來你一定會好成功!會讓曾經看不起你的人跌眼鏡。」

 

都說他一直被噩夢苦纏,他在博文中這樣寫道﹕面目猙獰的魔鬼從墳墓中爬出來……將我的腿從身上拉扯掉……另一隻魔鬼再拉斷了我的另一條腿,一口一口在吃;再然後是我的手、頭 。同一個夢發了七八年之後的一個夜裏,他又做噩夢,猛獸如常在張牙舞爪,他如常逃跑,今次多了一句對白。他跟猛獸說﹕「你要快些動手,一會兒待太陽出來,你就不能再肆虐了!」猙獰的猛獸聞言愣住,不知所措,此後再也沒有來打擾。

 

以超高目標推動自己

 

周佩波成功擊退恐懼!他還有其他方法令困難變得「濕碎」﹕訂出超高難度的目標,例如三十歲前賺到第一個一百萬、在港島區擁有自己的辦公室——要注意,其時,他還未知道有沒有機會升讀中六。結果,他會考取得連自己也感到意外的27分佳績,或許是士氣的影響,向來每年只有一個人可以升讀中六的中學,周佩波那一屆有十幾名同學可以繼續升學。

 

努力的人不負己望,不僅能實現超難度的目標,且成家立室享受家庭樂。

 

談起太太,他笑說﹕「她好強,我畀佢蝦……」那麼當太太懷孕時於街上暈倒,處變不驚照顧媽媽的三歲女兒呢?「我早前腿傷不能做運動,所以長胖了,女兒便說﹕『我們也該為爸爸設計一個營養餐單了。』」

 

高大威猛的男人談起被「蝦」一臉陶醉,真的,今時今日的周佩波絕對是高大威猛的。拍照時請他坐在紙皮箱上擺甫士,會擔心把裏面的產品壓爛。他自己拍拍因為打波弄傷的腿,笑說側身影過來會不會消瘦些。那些年走過的傷痛痕迹只可以透過他咬字偶爾拖着微微的鄉音尾巴,還有比較溫柔的語氣輕察得到——曾幾何時走幾百米路要抖四五次,瘦小如流浪狗的孩子可想到生命中會亮出這種壯麗風景?哼起他去年為「香港傑出學生選舉」三十周年主題曲填的歌詞﹕「高飛,讓我高飛,願意為挑戰盡努力無懼怕」——幸好沒有錯過。

 

■Profile

 

周佩波

加油香港企業創辦人兼行政總裁,出身基層,中學時由內地移民香港,成為首個入選「香港傑出學生」的band 5候選人,於香港科技大學修讀計算機科學。自中學以來花三成時間做義工,曾獲香港青年服務大獎、香港傑出義工獎、擔任香港精神大使,以及獲選為中國企業創新百大優秀人物。他的身分很多,包括社會企業家、教育創新者、公關與詩人,另外,積極舉辦講座及培訓,透過生涯規劃激勵年輕人,並以戲劇及性格學等,推動青年人認識自我及尋夢。

 

文:劉倩瑜

圖﹕蘇智鑫、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13/s00005/1460484532224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晴報】許曉暉 - 「加油香港」

June 19, 2015

1/2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