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01】

May 22, 2016

  • 「我要30歲前賺到100萬,在對面海要有自己的辦公室!」

  • 隔著維港遠眺對岸繁華,90年代九龍區一個小山丘上,一窮二白的小子朝著港島的高樓大廈振臂怒哮。從此被恐懼和淚水填滿的眼眸裏,隱約透出一個岸,教他在驚濤駭浪中拼命去游。

  • 那一年,周佩波(Wayne)14歲。

 放棄高薪厚職,周佩波於2014年創立社企加油香港。(葉璋時攝)

 

位於牛頭角的辦公室內,Wayne的工作枱對著一個格子櫃,裏面放著食用油、牙膏、米、清潔劑與燈泡。Wayne提起3支裝600毫升的「加油香港」牌食用油,自信又滿足地介紹:「3支裝我們只售39元,這價錢哪裏找?」曾經年薪過百萬的年輕企業家,實現了自己當年的豪言壯語後,如今一頭裁進「柴米油鹽」的事業裏,滿腦子一個幾毫「婆乸數」,計盡算盡卻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基層。

 

Wayne是創業過來人,也是基層過來人。

 

 

「我小時候很窮,真的很窮。」Wayne如此開場。簡單舉例,中學時他一件長袖白恤衫可以穿足全年,轉季剪短衣袖,冬天衫便成夏天衫;肚餓沒錢買食物,不斷灌水讓自己假飽。這些,不過是少年困頓的一小撮光影。

 

非但物質赤貧,Wayne的童年更精神赤貧。生於廣西窮鄉僻壤,Wayne 8歲時目睹父母離異動武的暴力畫面,斧頭眼前翻飛,嚇得他當場暈倒。自此以後,惡夢與淚水不絕,沒一夜安眠。今天Wayne知道,那段8至16歲的成長歲月,他一直承受著抑鬱症的煎熬。

 

如貨物一樣不斷寄宿不同親戚家,飽受同村小孩的欺凌和恥笑,甚致被學校老師看扁一世沒前途——沒人要、沒人愛、沒人管的孩子撐不下去。一日沿河躍下,生死掙扎間閃出妹妹的容貌,「不!我不能死!」手腳奮力亂划。被救起的Wayne,一把泥、一把水、一把淚中找到生存的理據。 

 

 要比窮人「有得揀」是Wayne的志向。(葉璋時攝)

 

無得揀

 

窮過,甚至自殺過,Wayne一直渴望回饋社會。2014年創立社企「加油香港」,他立志要給予基層巿民有質素的生活用品。這個目標,年少時已訂下。

 

12歲來港與父團聚,Wayne與父親、妹妹、繼母和弟弟一起擠進深水埗的小單位裏。當時舊唐樓天台有3間「姑婆屋」,Wayne無數次見到獨居婆婆撿來過期、發霉的食物吃得上吐下瀉,但病好後又周而復始去撿食物。「我有得揀咩?」婆婆的一句烙在腦海裏——窮,原來沒有選擇。

 

如今辦公桌上,是Wayne為低收入一群創造的選擇。開展事業前做過調查,知道日用品佔基層開支的一半,要幫得「到位」、搔到癢處,便從最直接的入手。「就算窮都要有得揀,都要有有質素的生活用品。窮,也值得過有尊嚴的生活。」

 

油是企業的第一項產品,幫人從來是門大學問,Wayne不敢怠慢。「我們與生產獅球嘜的合興油廠洽談,眼前所見的大豆花生油和芥花籽油配方,是經營養師特別針對基層少肉多菜的飲食習慣而設計,用以補充他們飲食所缺的營養。」除了配方,連包裝都設想周到。「太多老人家為了節省金錢而買大公升裝,用時卻極慳儉,把油放舊甚致過期都未用完。600毫升裝就是希望他們吃完再買,保持油質新鮮。」

 

吃完再買,聽來好像有點商人的狡黠味道,但如此挖空心思打造的產品,售價原來比巿價足足平3成。如果做事要聰明「work smart」,Wayne是「help smart」——幫人也貼心周到,充滿智慧。

 

 塑膠外殼LED燈,避免長者因摔破燈泡而受傷。 (葉璋時攝)

 

不認命

 

大學畢業後的Wayne從事投資,及後更開設公關公司晉身才俊之列。大量需要對人溝通的工作,不難想像他長袖善舞,穿梭人群如魚得水的模樣,倒是難以從今天的談吐氣度,對照中學時自卑得不敢說話、無法抬頭望人的少年。

 

可能名字有個「波」,Wayne的波浪真的沒停過。入讀一間他笑說是「有名氣」的Band 5中學,馬上又面對另一場生存挑戰——廣東話都講不好的「鄉下仔」,如何在龍蛇混雜的班房安全地待至放學?數之不盡的欺凌、語言辱罵和歧視,但Wayne卻在這裏遇上改變一生的波sir。

毫無自我認同,一直活在抑鬱陰霾下,「覺得自己是零」的Wayne欠缺情緒出口,少年時的日記簿,時而是淚痕,時而是以筆尖當刀把紙劃個稀爛。波sir教Wayne寫詩,打開了他疏洩情感的缺口;波sir帶他做義工,讓他感受自己的價值和被需要;最困難的時候,Wayne沒開口,波sir主動借錢助他渡過難關。憶起段段往事,Wayne波sir前波sir後,十幾年後的今日,他仍然背得出波sir的電話號碼。

 

在波sir的帶領下逐步重建自我的Wayne參加了無數義工活動,更打破先例以Band 5學生姿態入選香港傑出學生選舉。雖然最後沒當選,但結果已輕於鴻毛,意義卻重如泰山,「原來只要不認命、不放棄,我一樣可以和Band 1學生一爭朝夕!」

 

Wayne介紹桌上的牙膏,在超巿索價30多元的產品,在加油香港10數元便有交易,「我很喜歡上台領獎,那種認同和肯定讓我找到自身價值。有自信才能告訴自己一切做得到,自信源自笑容,笑便先從牙齒說起。」

 

 自信,才有能力做得更多。(葉璋時攝)

 

不能奪走的……

 

能夠在大品牌手上低價取得貨品,大家想必以為Wayne一定有套悲天憫人的社企大計讓人折服——實情絕非如此。Wayne說每次洽談都是傾生意,並把記者當集團代表演示一次:「假設100萬基層,將來有30萬脫貧改善生活,將來他們會用A牌B牌C牌嗎?不會,他們只會用你的牌子,變成你的忠實顧客,因為他們已經對你的品牌產生感情。」Wayne甚致認為自己不算「幫」基層,因為客人是真金白銀去買,不存在施捨成分。

 

Wayne雖然一路多波折,卻也受過幫助。最深刻的一次,是大學時期。當時高考考入科大,卻因沒錢交學費而差點放棄學業,有熱心人為他申請應急資助,在櫃員機取錢時,記者要求Wayne笑著拍照以作報導。那一刻,他心裏難受至極,也明白到幫人的同時,絕不能奪走人的尊嚴。

 

 「 如果有人想做加油香港2.0,我會教晒佢。」(葉璋時攝)

 

「加油香港」成立至今已服務超過30萬人,顧客當中近6成為長者,現時聘用5名全職員工,其餘為兼職和義工。財政上,由於每月銷量不穩,因此亦較難保持收支平衡。檢視產品,Wayne認為部分產品仍未夠「抵」。「目標定得高,最後我至少做到7成也不賴。」Wayne如是說。他正構思更多可讓基層生活得更輕鬆的服務,例如推出定額套裝,有需要人士付出400元,「加油香港」便能將同等價值產品直送府上,又或是聘請低收入婦女包辦長者膳食,讓同區資源更緊密配對。「如果有人想學怎樣營運,再做個加油香港2.0出來,我會傾囊相授。如果他做得比我出色,我會更高興。」Wayne笑著期待「巿場」上有競爭對手。

 

「Wayne」有北斗七星的含意,是引路星。假如生存是場泳賽,Wayne老早喝滿一肚海水,也試過放棄掙扎幾近沒頂,最後澀着眼游到彼岸。貧窮,確實尤如逆浪划水,疲累絕望之際,抬頭見星,要記住有人在為你加油。

 

 

https://goo.gl/3cAIO9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晴報】許曉暉 - 「加油香港」

June 19, 2015

1/2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