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難忘貧苦董事 回饋基層創社企

April 20, 2014

 

【記者呂麗嬋報道】22歲前,他的人生,都在深水埗。「中學住海壇街,到讀大學,就住通州街!」爸爸做地盤,母親在內地,住劏房,四季只穿一件白恤衫。窮人生活,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為咗慳幾蚊,寧願買發霉米」。發憤讀書脫貧,惟洗出一兜灰白洗米水的印象,揮之不去。十年過去,他回來創立社企「加油香港」,對着他熟悉的基層,對着他熟悉的深水埗,他是周佩波。

 

成立新社企「加油香港」,周佩波選擇夥拍參加《窮富翁大作戰》的IT人黃岳永搞直銷社企,頭炮與本地最大煉油廠合興合作,聯繫非牟利團體、區議員辦事處及學校,借場地「開倉」,減低成本,以低市價三成的價錢賣食油予基層。


「呢種營銷方式,可避過超市上架費,將成本減至最低,營運上比較可行。」記者訪問當天,周佩波的手機響個不停,都是洽談借出辦事處作開倉的區議員來電,「我哋兩個商界出身,做咩都一定會考慮長遠營運係咪可行,議員都想選民受惠,我哋只係中間推一把」。

 

四季穿一件恤衫

本身是傳訊公司董事的周佩波,每年淨收入達百萬元,卻毅然放下事業,創立「加油香港」。「我知道做窮人嘅滋味」,出生於廣西貧窮村落,8歲父母離異,12歲拿着單程證來港家庭團聚,「話係團聚,但我唔記得我實際見過我阿爸幾多次」。中一入讀現已結業的德仁書院,前途暗淡,「唔好話廣東話唔識講,我屋企講開嘅,係鄉下話」。


十幾年前,中港矛盾沒有今日那麼尖銳,惟他這個「鄉下仔」還是很自卑,試過半年間在學校沒有說超過10句話,拍照敬陪末席,他住的劏房是唐六樓,對上還有一間僭建天台屋,「細路仔會上去玩,嗰度住咗幾個婆仔,佢哋好慳,係慳到會買發霉米嗰種,食油就買包裝爛咗嘅平價貨」。「窮,就冇得選擇?」他反問。


「喺深水埗,貼喺燈柱上嘅街招,都係來歷不明嘅米同油,雜嘜牌平一截,再加少少發霉,或者招紙爛嘅,又再平啲。」四季只穿一件白恤衫上學,但柴米油鹽,他知道慳不來,還只是中學生,已知世界艱難。唔想咁樣,惟有發憤讀書,「我讀書算唔錯,會考27分,嗰時已經係創校以嚟嘅狀元」。中六轉讀香島中學,考進科大讀電腦,千辛萬苦,這個昔日的「鄉下仔」終於走出深水埗。

 

帶機智女做義工

如果故事就在這裏完結,這只是一個典型獅子山下的勵志故事,但他不想這樣,所以與黃岳永創辦「加油香港」。他稱,改變,也許就由拒絕接受一包發霉米開始。


在面書,有一篇名為〈小寶寶「勇救」媽媽〉的文章,記述當時年僅4歲的女孩周芷瑜(Dora),如何在學校門口替暈倒的媽媽打電話求救,其中一句道「我冇驚,我會好好照顧媽咪,你都唔使驚」。文章被視為怪獸家長必讀的反思文章。這個機智女孩,她的爸爸,正是周佩波。


「睇過《作死不離三兄弟》(3 Idiots),一定會為電影中描述嘅教育制度悲憤,最後主角搵到佢理想中嘅小學,唔好以為呢間學校只係童話,其實真係存在」。去年,他到印度河濱學校取經,又帶女兒到深水埗做義工。「身教,好重要。」誰說不是?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420/18695036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晴報】許曉暉 - 「加油香港」

June 19, 2015

1/2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