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日子》

針孔攝影

羅悅翹

民生書院

回到這所校門,我深深地懷念着不受人際關係、責任和工作的束縛,那是我們真正自由的日子。我記得他們臉上的笑容,他們的純真,他們的純潔,這些都存在於我的記憶中,但現今已經慢慢地褪色了。